EN [退出]
荔湾广场房子敢买吗>中国新闻

_好民警一诺千金 替早逝战友赡养双亲8年多

2017-11-18 23:50

“好孩子,你又带这么多东西来做什么!”62岁的南京阿姨余兰英站在自家的院子里,一边“埋怨”一边接过一名中年男子递来的包裹。“天冷了,给你买了个热水袋。”男子解开袋子,将说明书翻出来,开始耐心地讲解起来:“你看,这边接电源……”

看似家常的一幕,背后却有一段不寻常的故事。实际上,这名男子与余兰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。他叫郁强,今年40岁,是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岔路派出所的一位民警。2007年,郁强的战友侯建林因车祸去世。从那时起,他便替早逝战友承担起了为人子的重责。多年来,战友母亲余兰英为此感慨不已:“我自己的儿子没了,没想到,老天又安排了一个儿子给我。”

现代快报记者 王煜 刘静妍/文 马晶晶/摄

 承诺

“以后我就是你们儿子”

他要替去世战友尽孝

2015年12月一个冬日的午后,郁强穿着一身黑衣,小心翼翼地从车里取出一捧白色的菊花,抱在怀里,朝青龙山上走去。

上面,一座座坟茔沿着半山腰铺展开来。郁强在一面墓碑前站定,缓缓弯下腰,将倒在一旁的酒瓶扶起来。“这酒是我上次带来的。”郁强眯着眼睛,轻轻擦了擦碑上的文字,然后将花放在了石阶上。他后退了一步,放得不太正,又躬身上前将花挪了挪。

这座坟包里埋着的,是郁强早逝的老战友侯建林。“我们是同年兵,又是老乡,还分在一个营。”郁强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自己和侯建林都是江宁人。1992年,郁强与68名江宁老乡同期入伍,被分到了天津某部服役。“建林比我小两岁,都是第一次离开家。”在部队里,侯建林性格开朗,很会活跃气氛,而郁强喜欢安静,性格沉稳。老乡加上战友的关系,两人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

1995年,郁强考上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。而几乎就在同时,侯建林退伍回到了老家。尽管一个在部队一个在地方,但两人一直保持联系。

2006年11月,郁强转业回南京,成为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岔路派出所的一名民警。距离近了,老战友间的走动更加频繁。“那时候就去过侯家,他家住在汤山,感觉条件不是十分宽裕。”郁强说。

战友相聚的日子并没有多久。2007年7月,一场车祸夺走了侯建林的生命。接到噩耗,郁强赶到兄弟家里,面对痛失爱子的两位老人,他泪如泉涌。“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儿子,我会替他养你们。”

这不是一句简单的安慰,为了这份承诺,他坚持了8年多。

坚守

不仅承包老人的生活用品,还隔三差五送去生活费

从郁强的工作地岔路派出所到侯家所在的江宁区汤山街道龙尚社区,开车要一个多小时。2015年12月,记者跟着郁强来到了余兰英家。山村小路蜿蜒崎岖,郁强说,这条路他走了近9年。

“阿姨,我回来了!”郁强拎着一个塑料袋,进门就喊了起来。正在院子里干活的余兰英见到郁强,开心地笑了。郁强进了屋,将塑料袋里的东西一件一件地往桌子上放。“这是电热水袋,这是护手霜,这是胶皮手套,对了,这种洗洁精不伤手,我给你买了一大瓶。”余兰英最近在一家工地的食堂帮人洗碗,前几天她曾经向郁强提过“老板买的洗洁精伤手”。一句无心话却被郁强记在心里。

每到逢年过节,郁强都会拎着大包小包来到侯家。“我都怕他来,他每次来都会花不少钱。”余兰英说,郁强不仅“承包”了家里的生活用品,还隔三差五地给他们送去生活费。“我就是农民,没什么收入,这些年实际上都是郁强养着我跟老头子。”2014年10月,余兰英的丈夫因为胃癌去世。由于大女儿已经出嫁了,郁强想把余兰英接到市区生活,但是老人晕车,不愿意出门。8年多来,郁强平均每个月都会来看望余兰英。邻居欧大妈感慨不已:“我们都说,他们家又来了一个儿子。”

“做梦也想不到,老天又安排了一个儿子给我。”提起郁强,余兰英总是一脸自豪。

 家人

默默付出这么多年,妻子的理解和支持是他的坚强后盾

尽管每个星期只有一天假,平时还经常值夜班,但郁强仍然想办法抽出时间去看望余兰英。

同事徐成平告诉记者,两年前的一天早晨,刚刚值完夜班的郁强找到了他。“他让我帮忙开车,跟他一起去一个战友的家。”徐成平回忆,那天郁强买了一些衣服和鞋子,急着要给老人送过去。“鞋子尺码常常有偏差,郁强一次买了两双一样的鞋子,一双38码、一双39码,拿去让老人试穿之后,把不合脚的一双再带回来退掉。”郁强的细心,让徐成平时隔两年依然记忆犹新。“考虑得这么周到,很多亲生儿子都做不到。”

而郁强的默默付出,几乎没向任何人提起。“单位里很多人都不知道。我们平时走得近他才跟我说。”同事徐成平说。

让郁强欣慰的是,他的举动得到了妻子朱才英的理解和支持。朱才英说,她和儿子也跟着郁强去看望过老人好几次。“我们一家和老人坐在一起吃饭,感觉就像多了一对父母。”

推荐人: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岔路派出所民警 徐成平

一句承诺有多重

郁强用行动来回答

从2007年至今,郁强一直在替早逝的战友承担为人子的责任。每逢节假日,他再忙都会抽出时间去看望战友的父母。买衣服、买鞋子时,他通常会同样的款式一次买两种尺寸,等老人家试穿完毕后,再留下一件最合适的。我跟郁强年纪相仿,到了我们这个年纪,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,凭良心说,即便是对自己的亲生父母,我也做不到这么细致。郁强能做到,一方面固然是他平时就很细心,另一方面,他是打心眼里把战友的父母当成自己的亲生父母。

从我的角度来说,一个人做一件好事不难,连续做几件好事,好像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。然而,照顾战友父母这件事,郁强一干就是这么多年。我们基层民警平时工作就很忙,还要照顾自己的一家老小,时间上更加捉襟见肘。郁强夫妻二人都是工薪阶层,可在替战友尽孝这件事上,他们俩从来没有计较过。我看着郁强忙得团团转,看着他青丝变白发。可是不变的,是他恪守承诺的决心。我终于知道这份承诺有多重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v4aec.szielang.cn/article/20171116/zyqdr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18 23:50

三级数据库技术  优生优育都检查什么  华为小k和k2  时空恋旅人 百度云  萧蔷  vans是读范斯还是万斯  邢台县政府采购网  面瘫的前兆  应勤的扮演者好像黄轩  榆林天气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好民警一诺千金 替早逝战友赡养双亲8年多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潮州national day拼读